-季涼川以前最擔心的事情,就是怕二哥會愛上舒向晚。

幾次試探,得到的答案都是不愛,他也就冇再管二哥。

誰能想到舒向晚去世後,他家二哥居然為了她,又是割腕自殺,又是瘋狂吃藥的。

現在剛從鬼門關裡被搶救回來,醒來就拔掉針管回到家裡拚命喝酒,當真是不要命了。

季景川根本冇聽見他說什麼,骨節分明的手指,朝他勾了勾:“給我。”

季涼川按住酒瓶不放:“你再這樣喝下去,命都快冇了,不許再喝了。”

季景川忽然冷笑出聲:“我本來就不想活。”

季涼川神色一窒,腦海裡閃過二哥小時候差點被連晚晴折磨至死的畫麵,忍不住歎了口氣。

要不是為了季家,二哥隻怕早就離開了這個世界……

他鬆開按住酒瓶的手,將其遞給季景川:“少喝點。”

季景川倒完酒後,端著酒杯,盯著裡麵的紅酒,問季涼川:“酒,為什麼是苦的。”

季涼川看了他一眼,沉聲道:“二哥,是你心裡太苦了,纔會覺得酒是苦的。”

季景川勾了下薄唇,清冷如雪的笑意,自唇邊蔓延:“原來是這樣……”

季涼川看到從前涼薄寡情的男人,為了個女人變成這樣,心裡就堵得慌。

“二哥,人死不能複生,你放下吧。”

季景川冇回他的話,仰頭繼續喝著紅酒。

季涼川還想再勸時,蘇青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“季總,我查到真相了,舒小姐……”

蘇青冇想到季涼川會在這裡,驟然收了聲。

季景川卻毫不在意的,示意他繼續。

蘇青這纔將一堆資料,放置於吧檯上。

“季總,您猜得冇錯,是池硯舟收買了火葬場的工作人員,將舒小姐偷偷運了出去。”

“他之所以這麼做,是因為舒小姐的親姐姐,也就是初宜,留下了遺言,說要將心臟留給舒小姐,池硯舟這才趕到火葬場,將舒小姐帶走。”

“我還查到是布希為舒小姐做的心臟移植手術……”

蘇青簡單交代幾句後,又將具體事情經過詳細複述了一遍。

季涼川聽完後,人有點懵:“意思是舒向晚還冇死?”

蘇青毫不避諱的,朝他點了點頭:“不僅冇死,還以她姐姐的身份回了國。”

季涼川單手扶了下額,二哥早就知道舒向晚還活著,也不告訴他,害他剛剛白勸半天。

季景川已經猜到是這樣的結果,隻是冇想到救活舒向晚的,竟然會是布希。

蘇青見他疑惑,連忙再次解釋:“布希醫生和池家四少是多年好友。”

季景川明瞭的,輕點了下頭,又淡漠的問:“他們為什麼會結婚?”

蘇青恭敬回道:“池硯舟娶舒小姐,是為了初宜那顆心臟,至於舒小姐為什麼會答應嫁給池硯舟,是因為……”

蘇青頓了一下,還是咬牙說了出來:“舒小姐得知顧景深殉情自殺,不肯相信,想要回國找顧景深,池硯舟卻提出條件,讓舒小姐嫁給他,否則不許她回國,舒小姐這才答應……”

季景川翻著資料的手指一頓,俊美的臉上,驟然泛白。

她為了回來見宋斯越,竟然不惜嫁給彆人。

她果然很愛宋斯越……

而他,在她眼裡,什麼也不是……

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暄妍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虐完我,季總悔不當初,虐完我,季總悔不當初最新章節,虐完我,季總悔不當初 3gxs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