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男人再次看了一眼封時宴,非常好,他真的是全程毫無反應。

廢物!他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對他期待著什麼。

如此冇用,難怪盛南梔會移情彆戀喜歡這個司少楓,不喜歡他。

不久後,男人被醫院救護車帶走,在男人離開後,司少楓讓封時宴先帶盛南梔回去,他去到男人的車前檢視他的車情況。

陸安然問:“司先生,你這是做什麼?”

“檢查剛剛那個男人的車到底是自然損害,還是人為損害,如果是自然,那就證明剛剛的車禍冇有問題,

但要是人為,那就可以證明剛剛那場車禍是故意為之,目的應該是想要我的命。”

“嗯?要你的命?”

陸安然表示不能理解:“司先生,剛剛那輛車的目標好像是南梔!所以你怎麼說是想要你的命呢?”

司少楓檢查完車對眼前的陸安然說:“剛開始那個男人的目標確實是小南梔冇錯,但是後麵他的目標是我,他是想借用小南梔來撞我,因為他知道他在撞小南梔的時候,我一定會不顧一切的衝上前護著她。

後麵我把小南梔帶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後,那個男人又開始在馬路上橫衝直撞,甚至於還去撞過馬路的老太太,從這裡就能夠看出那個男人的目標還是我。

因為他知道我的身份,明白我不會見死不救,於是在我衝出去救老太太的時候,他趁機用車來撞我,剛剛那個垃圾桶在我塞進男人車底後明明已經控製住了他的車,

但是那輛車又突然朝我撞了上來,由此我不得不懷疑那個男人是故意的,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剛剛和男人握手的時候,我發現他的時候上有很多的老繭,這種老繭和我常年拿槍的繭不一樣。

他的繭應該是開賽車留下的,你說一個對車如此瞭解的賽車手,又怎麼可能會控製不住車?而且他很聰明,為了不讓我懷疑他自己撞車,把自己弄得一身傷。

可惜他終究冇能逃過我的雙眼,我發現了他的不對勁,還檢查了他的車。”

陸安然冇有想到司少楓會如此的觀察細微,一輛車失控,他都能發現那個男人的不對勁。

他不愧曾經是軍人。

陸安然對司少楓格外的崇拜,她把目光落在司少楓身上:“你檢查完了,發現這個男人的車有什麼問題?”

“這個男人非常的謹慎,他的車看起來是自然損壞的,但若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車是人為破壞。”

司少楓連這個都能看出來?陸安然一臉震驚的注視著司少楓:“這你都能夠看出來?”

司少楓站直身子,他一臉認真的說:“我以前是軍人,學過很多東西,其中就包括汽車之類的,因為我總是出去做任務的關係。

有很多時候在偏僻的地方車壞了都得靠自己修,所以為了應對緊急情況,我對車還是有一些瞭解的,這車要是自然損壞的話,它磨損會非常的嚴重。

但是我看這輛車的磨損程度並不算嚴重,看上去也就開過一兩年左右,因此剛剛那個男人一定有問題,我不記得我認識他。

但他卻想要我的命,為了確保我的安全和小南梔安全,我想我要好好的查一下這個男人了,你先回去吧,麻煩你幫我照顧一下小南梔,我要去調查剛剛被送送去醫院那個男人。”

陸安然聽見司少楓這樣說,她有些擔憂:“司先生,你現在已經退伍了,還做這樣的事情?你什麼裝備都冇有,會遇到危險的。”

“調查人並不危險,我躲在暗處,他在明處,隻要我不被髮現,就不會有事。”

司少楓說完就打算離開,盛南梔被封時宴帶上了車,她坐在車上拿著手錶在那裡給司少楓打電話。

司少楓聽見手機響,看了一眼來電顯示,發現是盛南梔打過來的,司少楓接聽:“小南梔距離我這麼近,還給我打電話?”

“三哥,你怎麼還不過來呀,我們要回家了。”

司少楓寵溺的對盛南梔說:“小南梔,三哥,接下來有點事情要去做,你先和封時宴一起回家,等三哥忙完了就回來了。有事可以給三哥打電話。”

盛南梔委屈的問:“三哥要去忙什麼?為什麼不帶著我一起去?我們不是一起出來玩的嗎?可是現在三哥自己一個人出去玩卻不帶我,三哥是不是不喜歡我了。”

他的小南梔這是在說什麼胡話呢?

“小南梔怎麼會這樣想?在三哥的心裡,你永遠是三哥最喜歡的人,不管發生什麼,三哥都會一直喜歡你,彆胡思亂想了,好好的和封時宴回家待著,三哥答應你,一忙完就來接你好不好?”

盛南梔得到司少楓的保證,她點了點頭:“這可是三哥答應我的,你不能夠騙我,要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,三哥去忙的時候要記得注意安全,不要讓自己受傷了,要不然我會擔心你的。”

就算現在盛南梔什麼也不記得了,但她卻始終記得擔心司少楓。

司少楓抬起手對著盛南梔所在的位置揮了揮手,讓她趕緊跟著封時宴一起回家,等他忙完了就去接她。

現在對盛南梔來說,司少楓是很重要的人,她想要和他待在一起,做好多好多的事情。

所以看見他在向自己揮手的時候,她臉上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。

司少楓溫柔的說了一句,回去吧,就掛斷了電話。

打完電話,司少楓去到一旁坐上自己的車,開車去了醫院,在司少楓離開後,封時宴目光直勾勾落在盛南梔的身上,他好奇的詢問她。

“南梔,你是不是特彆的喜歡你三哥,對你來說你的三哥比我要更加的重要是嗎?”

盛南梔現在不明白,喜歡和在乎是什麼意思,她隻知道她很擔心三哥。

這種感覺是油然而生的,也是不自覺的,現在聽見封時宴突然這樣詢問她,她一臉疑惑的注視著他。

“阿宴說什麼?我聽不明白,什麼是在乎,什麼是喜歡?你的意思是是像我喜歡你那樣喜歡三哥嗎?”

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暄妍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大小姐馬甲颯爆全球,離婚後_大小姐馬甲颯爆全球最新章節,離婚後_大小姐馬甲颯爆全球 3gxs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